VC天下 » 往事随风

教师节,想起了几个老师

  今天教师节,一下子想起了几个老师.在此写上几句,祝老师们节日快乐.
当了这么多年学生,对自己产生了影响的老师,肯定是有的.视我为朋友的老师,也存在.只是都已没有了联系.其实很想和老师联系,只是自己心理在做怪,现在的大学生,什么都不是,实在觉得对不起老师的期望.所以没有联系过老师,因为我不是他们的骄傲,至少,现在不是.
  小学的老师中,老校长给我的印象最深。怎么说小学的我还是很风光的,当年小学四年级拿了个县里的数学竞赛二等奖,四、五年级代表学校参加镇里的乒乓球比赛,得奖两次,也为学校争得了荣誉,算是学校的功臣吧.自然得到老校长的重视了.他从来对我都是笑眯眯的,很喜欢我的样子.有一天,在做体操时,却当着全校学生的面点名道姓把我大训一顿.因为我从心里没有重视体操这东西,所以做的时候,装装样子,自然做的很差劲.我分清看到老校长的脸气得通红.第二天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生气的样子:你是怎么做操的?我低着头不语.后来他语重心长的说:要认真对待.我意识到自己错了,一个劲点头...后来小学毕业时,我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入镇中,算是给老校长争了一口气,虽然那时他已经退休了.不过我知道,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一定很高兴.后来上了初中,就很少见到老校长了.虽然在邻村,也没有去他家看看他.不知道他现在身体康健?学生真心地祝愿老校长:晚年幸福。
初中的老师中,有两位让我永生难忘.一位是带了我三年的班主任:孙福玲,一位是我的数学老师:李维武。班主任对我很好,因为在那些成绩好的学生中,我是唯一一个跟了她三年的.班的时候也没有被分出去.她自然对我这个"高材生"(呵呵,在初中可以这么说)关爱有加.同时她对我这个英语一直不感冒的孩子感到不知所措.最终,我没有让她失望,初三的时候,第一次阶段考试中,我以97分的成绩拿了个英语全校第一.从此,我也在英语的阴影中站了起来.很感谢班主任,帮我功克英语难关.
维武老师是教代数的,是位良师益友,长得高大魁梧,浓眉大眼,让人一看,就想到“威武”二字。也许是因为对文学的热爱,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近。相对于学习,李老师还在人生目标上给予我指导,让我更清晰地认识到以后的路。当然,我的数学成绩,也没有让他失望过。后来考上一中,回到初中去看望过他两次,过年的时候,给他打过电话拜年。但自从上了大学以后,也许是羞于在大学时期堕落的表现,总觉得没有脸面面对曾经关爱我的维武老师。听说现在他升到了年级主任的位置,不知道是不是也换了那辆当时阔气的豪爵。如果有一天您在百度上搜索时,无意间看到这篇博文,是不是还会想起我这个99级的学生?总之,在此祝福他身体健康,工作顺利。
进入高中,我的学习成绩还算过得去。遇到了一些学习更好的同学,也学到了一些实用的学习方法。但对于高中老师的印象,可以回忆的就相于多一些。要先感谢一下我村里的大爷。他在学校是很有一定威望的老师。听爸爸说,也曾是他的数学老师。只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大爷,直到上高中报到。大爷是在高三时担任我的代数老师。他的讲课思路清晰,经验丰富,板书条理,实在令人佩服。就像大学里的教授一样,他有个特点,从来不记学生的名字。也就导致了在全班60多个学生当中,只知道我一个人的名字,这多少招来同学们的羡慕,我也时不时美得屁颠屁颠的,但是数学成绩也一直颠颠地往下跳,由以前的140到120再到100,后来居然常常得个80多分。虽然没有跟大爷当面交流过,我想这多少会让他感到一些失望。还好我沉住了气,在最关键的高考中,没有考太差。大爷的大儿子,是西安交大毕业的,在我上高中的时候,就已经在北京铁路上担当了重要职务,听说现在又从美国进修回来了,让大爷大奶去北京住,再买套房子,可大爷习惯了在农村在小县城的生活,不屑一顾的说:哪也不去,哪也不如家里。
好多年没有见到他了,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教书。做为一名学生兼晚辈,没有理由不祝福他老人家晚年快乐。
[待续]

发表评论